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少婦白潔 少年阿賓 都市艷婦

1.第237章 玉蘭偷窺第孟蘭

      [第7章瑰麗尋妻路]

    第1節第237章 玉蘭偷窺孟蘭

    孟蘭和井建民相擁著,在深深的草叢里,靜靜地躺著。他們互相近距離瞅到對方的眼睛,心里有好多話,雖然沒有從嘴里說出來,卻全部都從眼睛里流露給對方了。

    井建民覺得孟蘭特別美麗,黑黑的秀發,俏麗的臉蛋兒,性感的櫻桃小口,微微蠕動的櫻桃小口,好像隨時隨地都在尋找親吻,使得見到她的男人,禁不住想沖上去。井建民發現有幾根青草覆蓋在她雪白的酥胸上,就好像初冬第一場雪之后,倒伏在雪地上的青草。井建民伸出指尖輕輕地、好像生怕觸摸到她的酥胸一樣,用舌尖兒將把那幾根青草一根一根地從她的乳房上叨走。他捏著一根青草,在眼前看了看,放到鼻子上聞了聞。青草的味道很清新,就像孟蘭身體里發出的味道一樣,聞在鼻里,香在心頭。他情意綿綿地望著孟蘭,一邊把那根青草,輕輕地放在她的私處。

    “這樣做有詩意嗎?”井建民問。

    孟蘭微笑著搖搖頭,回答說:“沒有詩意,但能引發癢意!

    井建民低下頭,輕輕地吹了一口氣,那根青草,就打著旋兒,飛落下去。

    孟蘭望著井建民,長久地望著。她美麗的大眼睛里,漸漸地充滿淚水,從眼角一點一點地,變成晶瑩的淚珠,自面頰上滾落,落到了她的耳朵眼兒里。

    井建民伸出手,輕輕地把手指伸到她的耳朵眼里,將淚水拂去。然后,他把手指放在嘴里舔一舔,吧嗒一下嘴,說:“甜甜的!

    孟蘭愣愣地,忽然就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為什么突然哭了起來?我哪里做得不對了?是不是我把你下面弄疼了?是不是肚子里的胎兒動了?”井建民著急地問。

    “都不是,”孟蘭說,“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,就是突然間感到有些難過,就哭了出來!

    “我們都好好的,而且從那里逃了出來,馬上就要回到中國了。你為什么不高興?反而哭了呢!”井建民問。

    孟蘭坐起來,從草地上拿起自己的衣服,一邊穿,一邊說:“我內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些傷感,或者說一些不祥之兆,好像我們不能夠做成長久夫妻!

    井建民說:“胡思亂想呀。為什么這樣亂想呢?即使我們遇到玉蘭,她也會跟你相處很好的,就像你和中中一樣,你和玉蘭做一個親姐妹,我做你們兩人的丈夫,一夫二妻,其樂融融呀!”

    孟蘭也不回答,穿好了衣服,站起來,說:“以我們得趕路了!

    兩人回到大路上,繼續向北走。

    真是湊巧,他們走了半個小時之后,傳來“突突”的馬達聲;仡^一看,一輛越野吉普車,從南邊遠處開來。

    井建民對孟蘭說:“我們跟司機說一說,給他一些錢,讓我們搭一段車吧!

    于是,兩個人站在路邊,向吉普車招手。吉普車越來越近了,在他們面前慢慢地停下來。

    井建民看看車里只有司機一個人,便問道:“搭我們一段好嗎?”

    司機打量打量他們,當他看見玉蘭挺著大肚子,便點了點頭說:“上車吧!”

    兩個人高興地上了車,坐到了后排座位。

    吉普車向前開去。

    司機告訴井建民,他是從南面大另一條大路上來的,要回到中國去!跋壬,我只能搭你們一段路,因為過了前面的美食香飯店之后,我有朋友要接的,你們只好自己走了!

    井建民說:“搭一段是一段,您能把我們搭到哪里就到哪里!

    吉普車在路上開了近兩個小時,傍晚六點鐘左右,大路的前方出現了一片房子。

    司機說:“前面是一個歇腳點,有一家飯店兼旅店。我要繼續往前開幾十里地,到一個小村子接幾個朋友。但是,那里沒有旅店,只好住農民家里。你們要么在這里下車住店,要么去住農家!

    井建民和孟蘭商量了一陣,認為還是住旅店好一些,因為孟蘭挺著大肚子,住在農家多有不便。于是,井建民對司機說:“我們就在這里下吧!

    那片房子越來越近了,看著還有一二百米。

    井建民指著窗外的一座山,對孟蘭說:“你看,前面有一座山,山上好像有一個石碑!

    孟蘭向前面一看,在路邊有一座不高的小山,山頂上光禿禿的,沒有樹木,只有一塊很高的石碑,孤孤地立在那里,遠看去,像一個人站在那里守望。

    司機對他們說:“以前,山上沒有這塊石碑,它是最近一段時間才立起來的。也不知道是為了什么!

    井建民對孟蘭說:“晚上吃完飯,我們到山上去散散步,看一看就知道了!

    吉普車在一個院子門前停下來。司機說:“到了,你們就可以在這家飯店里,吃住都有!

    井建民和木蘭從車上下來。

    那飯店門前掛著中文招牌:美食香旅飯店。

    兩個人走進店來。

    一看來了客人,老板張文根滿面笑容地出來迎接。

    “先生,女士,歡迎歡迎!睆埼母贿呁镒,一邊問:“先生和女士是吃飯還是住店?”

    “吃飯,也住店!本裾f。

    “先生要什么房間?我們這里是小店,沒有太大的套間,倒是雙人間,也夠寬敞的,也干凈!

    井建民說:“那就開一個雙人房間吧!

    “好咧,雙人房間!睆埼母贿呎f,一連開了單子,“一宿90元!

    井建民付了兩天的房錢,他想讓孟蘭在這里休養一下,再繼續趕路。一個孕婦,如果太累了,會出毛病的。

    張文根領著兩人,來到后院,打開一個雙人房間,領他們進去,幫助他們安頓好。

    “看你們的樣子,是走了很遠的路。需要洗浴吧!我們這里條件不好,不是每個房間里都有浴室,只有一個公共浴室,就在最左邊那個房間里,你們隨時可以去洗浴,只要里面沒有人就行。如果水不熱,你們就喊我,我在廚房那邊的鍋爐里給加些火就行了!

    井建民說:“不錯,還挺好的!

    張文根走后,兩個人把行李放下,喝了一杯茶。這一路辛苦,井建民非常勞累,尤其是下午在草地上的一番勞動,讓他精神有些疲倦。他脫了外衣,躺下要睡覺。

    孟蘭說:“也不洗洗,就躺下睡覺,你不嫌臟嗎?”

    井建民說:“實在太累了,我睡醒覺以后,晚上吃完飯,再洗也不晚!

    孟蘭說:“那我不管你了,你睡吧,反正我要要先洗完再睡的!

    井建民頭一挨到枕頭,就呼呼地鼾聲大作。

    孟蘭把東西收拾好之后,帶著毛巾和牙具,走出門,來到西邊的那間洗浴室。

    進去以后,她發現這里只有一個淋浴頭,并沒有浴缸。她便回身把門閂上,脫了衣服,擰開水龍頭,嘩嘩地沖洗起來。

    再說老板張文根,這會心里正跳著呢。他因為沒有老婆,所以對來往的女客人格外注意。今天這一對客人,讓他眼前一亮。孟蘭雖然身上有些臟,頭和臉灰土土,還挺著個大肚子,看來也有懷孕四五個月了,神情非常疲憊。但是,張文根一看就看出,她是一個絕色女子?∏蔚哪槂,高挺的胸脯,肥大的屁股,比例恰當的兩腿。尤其她的皮膚,像豆腐一樣細白水嫩,一掐就會破的樣子。雖然挺著肚子,但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,反倒增添了無數風姿,看起來儀太萬方。

    張文根回到廚房之后,一邊干活,一邊想著孟蘭:這個女子怎么這么好看?簡直跟玉蘭有和一比。以前,他認為玉蘭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女子,任何女子都不能跟玉蘭相比。但是,看了孟蘭之后,他由衷地感慨,這是一個唯一可以和玉蘭相比的女子。

    張文根一邊切著菜,眼前浮現出孟蘭的身影。孟蘭在付款臺前,曾經沖她笑了一笑,那一笑,簡直把張文根的魂都勾了去。她笑的時候,細長的眼角向上挑著,看起來就好像在挑逗男人,讓男人看了之后,都想犯罪。

    特別是她的那一對兒屁股蛋兒,別有風味?赡苁且驗閼言械脑虬,她走起路來,步伐有些沉重,所以,肥大的臀部,隨著步伐左扭右扭,迷死人了。

    張文根跟第一次發現,挺著大肚子的孕婦,原來也能夠這樣動人的。

    由于上次的事情之后,張文根與玉蘭互稱兄妹,他對玉蘭再也不敢打歪主意了。所以,今天看了孟蘭之后,他壓抑了很久的感情,一下子被孟蘭給激發出來了。怎么天底下還有這么漂亮的女子,她不是人,是神仙呀。

    張文根一邊切菜,一邊想著孟蘭。越想心里越亂,越想像下面越越硬,頂得難受,走路都一跛一跛的,一走神,手里的菜刀差一點把手指頭給切了。

    唉,根本沒有心思做菜了,只好放下。張文盆腔洗了洗手,脫下圍裙,便向后院走來。他走到半路,忽然想起來得找個借口,便回到廚房里,拎起一只暖瓶,灌滿了開水。

    張文根來到了后院,他敲了敲井建民的房間,里面沒有人回應。張文根推了一下門,發現房門沒有閂上。他輕輕一拽,房門就開了。進到屋里,看到床上只有井建民一個人在呼呼地睡大覺,睡得非常沉非常深,像豬一樣打著呼嚕。張文根猜想,一路風塵,孟蘭一定到洗浴室洗澡了。張文根一想到美女脫光了洗澡的情景,心下非常激動。他把暖瓶放在桌子上,悄悄地關上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躡手躡腳地來到洗浴室門前,湊到窗戶前,從窗戶往里面看,因為里面擋著窗罕,他什么也看不見。他把耳朵貼在玻璃上,仔細傾聽,聽見里面有“嘩啦嘩啦”的水聲。張文根樂了:美人兒在洗澡呢!

    于是,他從懷里掏出一串鑰匙,打開了洗浴室隔壁的房門。

    這是一間空房,平時放一些雜物,是后廚的庫房。張文根走到墻邊,墻上掛著一幅鏡框,鏡框里面是一幅風景畫。他把那張風景畫從墻上取下來,墻面上露出了一個圓形的小孔。

    這里是張文根自己的一個秘密。他沒有女人,天天渴望女人。有的時候,實在憋不住了,便偷偷地來到這里,偷看女客人洗澡,一邊看,一邊打飛機。這是他生活的唯一亮點。

    張文根呼吸變得急促了,他把眼睛湊到小孔上,細細往房間里看,他一下子就看見了正在洗浴的孟蘭。

    孟蘭脫得光光的,在燈光下,露出一副雪白的美體。她烏黑的頭發披在肩上,長長地搭到了纖細的腰部,幾乎要搭到肥臀之上。秀發分開的地方,露出雪白的后背。她的兩條胳膊特別的柔順,是那種沒有生育過的女人的胳膊,特別招人喜愛。她正用雙手搓著自己兩只肥軟的大乳房,讓細細的水流沖在乳房上,然后,順著深深的乳溝,流淌到小腹上。圓圓的小腹,鼓鼓地,有細細的水流在上面,流過肚臍,流下兩腿之間不見了。白白的肚皮,被撐得錚亮錚亮的,顯得皮膚更加細嫩。因為肚子向前鼓,所以她的腰肢,格外地沖前彎著,把肥肥的臀部,顯得更加更加向后翹起來。這樣翹起來的姿勢,特別像一個非?释呐,跪在床上,把自己的臀部,朝向自己的愛人一樣,使男人產生了不可抑制的沖動。

    孟蘭不斷地用雙手搓洗著自己的私處和臀部,包括臀溝。兩只手一前一后,上下地搓著,看起來很好玩的樣子。張文根想:若是我能夠走上前,幫她揉搓揉搓,然后,跪在地上,吸吮一下她的小腳趾頭,那是多么美妙的事情!

    張文根看到這樣一個雪白豐膄的美人,近在遲尺,卻不能向前擁抱,心里越發焦急,身上越發燥熱,喘氣越來越粗重。他心想:睡在房間里的那個小子,哪輩子修來的福氣,能夠抱著這樣的一個美人兒,把她肚子搞大。我張文根怎么就沒有這樣的福氣呢!我向來行善積德,好事沒少干,可是艷福為什么這么淺呢?

    張文根閉上眼睛,想像著。那個男人在床上把這個女人按倒,四肢朝天,狠狠弄,把她肚子弄大了。他把那個男人,漸漸地想像成了他自己,他嘴里喃喃地說道:“女人,我的女人。來吧,讓我進去嗎?”他這樣說的時候,雙手握住了自己的小弟弟。

    正當張文根沉迷的時候,身后的門嘎吱一聲,被人推開了。張文根嚇了一跳,小弟弟馬上低下了頭。他急忙把雙手從褲袋里抽出來,慌張地回頭一看:不是別人,原來是玉蘭。

    玉蘭看見張文根慌張的回過頭來,而且褲帶拉鏈開著,再看墻上,一個很小的孔,小孔里透過來對面屋里的燈光。玉蘭一下子就明白張根正在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張文根窘迫地站在那里,說不出話來。雙手提著褲腰帶,頭上冒出汗來。

    玉蘭看張文根緊張成這個樣子,有點后悔自己貿然的走進來,打破了張文根的美夢。

    她沖張文根笑一笑,說:“我看見這個門有一條縫,以為你忘關門了,所以就拉開了門。沒想到你在這里呢!”

    張文根說:“我進來拿一點東西,因為來了兩個客人!

    玉蘭神秘地朝那個小孔看了一下,小聲說:“你是在偷看美人魚吧!”

    張文根不好否認了,他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,然后笑了笑說:“我們男人,沒有老婆,就這點愛好,讓你見笑了!

    玉蘭見張文根緊張得很,可憐巴巴的樣子,心里便十分憐憫他。這是一個很好的男人。他是多么地愛她呀!自從兩人以兄妹相稱之后,他再也沒有對她有一點一絲一毫的挑逗,這說明,他是一個守規矩的男人。他對她,像大哥哥對小妹妹一樣,照顧她,不讓她干累活。她多干了一點,他就馬上把她手里的活計搶過來,自己干,讓她去休息,去看電視。他既是她的哥哥,也像自己的丈夫,哥哥和丈夫,也不會對她這么好。只是可憐這樣一個好男人,才三十多歲,正是男人性欲最強的年紀,卻沒有一個老婆。沒有老婆給她暖被窩兒。

    玉蘭想到這里,覺得自己有些對不起張文根。她應該對他好一點,她甚至想,她應該把自己的身子給他用一用。只有這樣,才能報答他對她的恩情。但是,一想到自己的丈夫,她就打消了這個念頭。即使她的身子給他用用,也沒有什么關系。但是,她總覺得老天有眼,離地三尺有神明。她不想做對不起丈夫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她這樣想的時候,心里又一轉念:我為丈夫守著清白的身子,可是丈夫為她所做什么呢?丈夫在外面,一定少不了女人。想到這里,她又覺得自己確實應該為張文根做點什么。因為眼前這個男人好可憐!

    庫房里沒有開燈,光一很暗。兩個人對面站著,漸漸地感到房間里有一種曖昧的氣氛。

    玉蘭的雙眼亮晶晶地看著張文根,腳下輕輕的向前邁出了一小步。張文根第一次發現玉蘭居然這樣看他,這樣的眼神亮晶晶的,里面有一股熱氣,直往張文根的的臉上撲來。這股熱氣,從他的臉上迅速向全身擴散,全身熱了起來,剛才已經軟下去的小弟弟,猛然間又挺直了。

    張文根看到玉蘭一身碎花的衣衫,胸前兩只雙峰,高高的挺著,把兩只紐扣之間撐開了一道細細的縫,從縫隙里面露出了一段雪白的肌膚和一小段紅色的胸衣。因為她的雙峰高高地聳起,顯得下面的纖細腰肢空蕩蕩的。碎花小衫隨著她的呼吸,在腰間微微地顫動著。衣衫的邊角,托在她肥肥的臀上,形成一個美麗的弧線。

    張文根曾經無數次的想像著,在她的胯部里面,那明媚的風光。但是,他僅僅是想一下而已,自嘆命薄,沒有這樣的艷福來享受這樣的美女。即使是下一輩子,恐怕也沒有機會享受這樣的美女。他這樣想的時候,心里就很沮喪,感到一種不公平?墒沁@種不公平,他又不知道向誰去發泄。只是自己心里郁悶著。

    玉蘭又往張文根邁近了一小步,張文根已經能夠聞到玉蘭口里散發出來的香氣了。那香氣熱熱的,香香的,甚至還有一股甜甜的味道,讓人迷醉。他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,嘴里說不出話來,只有眼睛亮亮地,年幸存玉蘭胸前的那道縫隙。那眼光像鉤子一樣,恨不得把玉蘭的衣袖鉤破。

    張文大膽向前邁了一步,這個時候,兩個人的胸相距只有一兩寸的距離了。張文根有一種沖動,他想伸出手,把玉蘭抱在自己的懷里,然后,什么也不管,什么也不顧,把她衣服撕爛,把褲子撕碎,把她壓在地上……

    但是,他產生這樣想法的時候,心里又開始罵自己:下流的東西,怎么有這樣下三濫的想法?玉蘭是一朵圣潔的玉蘭花,我是一只狗熊,或者是一頭野豬,我不配去愛她。見她這樣的美麗花朵,我只有遠遠地看著欣賞,聞一聞,風兒送過來的清香。那已經是我的大造化了。想到這里,他又打消了沖動的想法。

    玉蘭的眼睛亮亮的,她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。玉蘭慢慢地抬起雙手,把雙手搭在張文根的肩膀上。張文根立即感到自己的雙肩熱了起來。這股熱流,從肩上一直傳到手上,手背上火燒火燎的,不知道是張開好,還是攥成拳頭好。只好那樣呆呆地垂手而立。

    玉蘭的手很柔軟,輕輕地摸著他的胳膊,從肩上漸漸向下滑下去,最后握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文根哥,我知道你很想有一個女人。你這么好的一個男人,應當有一個嬌妻,每天晚上陪著你睡覺。而你卻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獨守空房,我感到特別對不起你。我知道自己有幾分姿色,天天在你眼前轉來轉去,引誘了你。你看我是一塊肉,可是你卻又吃不到,這對你來說,是很殘酷的事情,一定給你造成了很多的痛苦和煩惱了。其實我不應該這樣對待你,我雖然愛著我的丈夫,但是,我也應該分一點愛給你,讓你也分享一點我的肉體,讓你也得到一點快樂,這樣我才能報答你對我的恩情!

    見玉蘭說起這些話,張文根想。她是不是看到自己正在窺探女人,從而可憐自己了。

    張文根說:“玉蘭妹妹,你這樣說,讓我太感動了。畢竟你不是我的親妹妹,我只是用兄妹這樣一個稱號,來管住自己。其實我是非常非常地仰慕你的。我每天晚上做夢的時候,經常夢到和你在一起?墒,我很不幸,我每次和你在一起,把你的衣服脫光之后,剛剛要把你的裸體壓在身下,我就嚇醒了。醒來以后,我就十分地懊惱,覺得這個夢怎么突然就醒了呢!這樣的情況發生很多次。其實我是很饞你的,我如果說自己不饞,那你知道我在撒謊。一個正常的男人,對于你這樣一個美女,怎么能不眼饞?怎么能不垂涎欲滴呢?所以,我自己解決事情的時候,經常閉著眼睛想著你,然后對著你發泄自己的欲望。我知道這樣估是褻瀆了你,但是,同時也說明我我是非常非常的愛你。我就靠對你的愛,來替自己解說,來原諒自己。我今天對你說了我的秘密,你能原諒我嗎?”

    玉蘭說:“哥哥,你不要這樣說。即使你不說,我也明白,我也會想像到。我只是感到自己應該給你做一點事情,讓你得到一點快樂?墒,我又不愿背叛我的丈夫,所以我有時非常矛盾,非常痛苦!

    玉蘭說著,把自己的小手,放到張文根的下面,輕輕的撫摸著。

    玉蘭看著張文要有,小聲地說:“我想到了一個辦法,就是既可以讓你得到一些快樂,又可以不背叛我的丈夫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

    張文根的汗水,從額頭上淌下來,滴到了玉蘭的手臂上。玉蘭用手幫她擦了一下額頭的汗,可憐地說:“你坐下吧!”

    張文根慢慢地坐在椅子上。玉蘭把身子向他傾斜過來,她的長發,正好碰在張文根的脖子上,令他癢酥酥的,身體一陣陣發抖。

    玉蘭輕輕地問道:“我這樣做,你不會生氣吧?你不會怪我不把我的身體給你吧?”

    張文根說:“我怎么會生氣呢?我是萬分地感激你的。你替我做,總比我自己做強的多呀,有你這樣的美女在我的眼前,我也不用閉上眼了?吹侥忝利惖难劬,你好看的鼻子,你性感的嘴唇,你雪白的脖子,特別是你這對讓我著迷的大乳房……還有,如果你能讓我摸摸你肥肥的臀部,那對于我來說,簡直美上天了!

    玉蘭聽他這樣說,想了一下,臉上有些紅,把身子側過去,彎下腰,輕輕的撅起肥大的臀部,朝著張文根,聲音有些害羞地說:“我知道你想我的臀部很久了,每次我們一起在廚房里的時候,當我轉過身背對著你干活的時候,我就感到背后有你的眼光,緊緊地盯著我的臀部,使我的臀部有些發熱。你既然這樣喜歡它,你就摸摸吧!

    張文根激動得手都發抖了。他伸出雙手,伸出玉蘭肥肥的臀部?墒,他的手還沒有碰到她的褲子,又猛然地像觸電似的縮回了手。這是他夢想多少個夜晚的美臀呀,如今就在自己的眼前,他反倒有些不敢相信是真的。反倒感到這是一個幻境,并不是真實的。他生怕自己一模,然后夢就醒了,醒來以后,什么也沒有了。

    玉蘭撅著屁股,回過頭輕輕的呼喚著:“文根哥哥,你摸摸吧,我不會生氣的。即使你使勁地打它,我也不會生氣的!

    玉蘭這樣一說,張文根才確信自己不是在夢里。這是現實,確實是真的。他夢想已久的臀部就在他的眼前。他終于伸出手,輕輕地放在了玉蘭的臀部。她一下子感到這臀是多么的美妙,這是那么的柔軟,那么地有彈性,就像兩只棉球。雖然是隔著褲子,但是張文根已經非常滿足了。他閉上眼睛,想像著玉蘭的褲子已經脫掉,他的雙手摸著她的皮膚上,他不禁自言自語地說:“太美了,玉蘭妹妹!

    摸了一會兒,玉蘭感覺張文根的喘氣聲音越來越重了,便站起來,回過身,坐在張文根的旁邊。伸出玉手,讓張文根爽了一回。

    張文根在騰云駕霧當中墜落到地上之后,閉著眼睛,坐在椅子上,回味著剛才的美夢。

    玉蘭站起來,用毛巾擦了擦手,伸出雙手,輕輕拍拍張文根的臉蛋,說:“好可憐的男人!

    張文根睜開眼睛,說:“玉蘭,以后你還能為我這么做嗎?”

    玉蘭說:“這要看你表現了,表現的好,我就可以為你做!

    張文根一下站起來,發誓道:“我從今以后,一定會對妹子好,玉蘭妹子叫我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;玉蘭妹子不叫我做什么,我就不做什么。我就是玉蘭妹子的一條忠實走狗!

    玉蘭撲地一聲樂了:“我其實是和你鬧著玩呢!這樣的事情,對于你來說是一種享受和安慰。對于我來說我也不用去付出什么,只不過是舉手之勞!

    張文根高興地摟了了一下玉蘭,說:“謝謝你了,妹子!

    玉蘭說:“我這樣做,也是為了不讓你再去眼饞別人家的女人!

    張文根說:“是的!闭f著,向隔壁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玉蘭忽然來了興趣,她說:“讓我看一看你正在偷窺的女人,長的什么樣子。她一定非常美麗吧,否則的話為什么使人這樣著迷呢?”

    張文根說:“長得倒是不錯,但是跟你相比,還是有很大的差距!

    張文根說長得不錯,玉蘭的好奇更重了,她說:“我要看看,他究竟長得什么樣子?”

    玉蘭把眼睛湊到小孔前面。她看到隔壁淋浴頭下,站著一個裸體女人。這個女人,個頭跟自己差不多一邊高。皮膚也差不多一樣白,雙乳差不多一樣大,雙腿差不多出是那樣筆直筆直的。只是,這個女人挺著一個大肚子。

    玉蘭回過頭,小聲地對張文根說:“怪不得呢,我說為什么不去做菜,跑到這里來偷窺靚女,原來是遇到了一個仙女呀!”

    張文根連忙擺手說:“你才是真正的仙女!

    玉蘭說:“你看她那兩只奶子,挺得多么高?”

    張文根說:“這個也沒有你挺得高!

    玉蘭說:“她的臀部很好看呀!

    張文根說:“她的香臀也許是世界上最好看的,又圓又有事,一看就想去摸一摸。不過,你的玉臀才是最好的,我剛才摸了,過了這么長的時間,我的手還好像麻酥酥的?礃幼,你的臀上是有電的,把我的手電著了!

    玉蘭打了他一下,說:“你那嘴倒很甜。如果有個小媳婦兒,必定被哄得高高興興的!

    張文根說:“好啦,不瞎說了。我們到廚房里給客人準備飯菜吧!”

    兩個人悄悄地走出庫房。

    亅www..com亅夢亅島亅小說亅 ( 寡居俏玉蘭 http://www.mbnixn.live/5/5741/ 移動版閱讀m.qishu777.com )
(快捷鍵:←) [上一章] [本書目錄] [下一章] (快捷鍵:→) 返回奇書網首頁